盈峰环境(000967.CN)

盈峰环境资本腾挪 大股东质押1亿股发行可交债

时间:20-07-18 11:00    来源:东方财富网

原标题:盈峰环境(000967)资本腾挪 大股东质押1亿股发行可交债

两年前,盈峰环境(000967.SZ)“蛇吞象”收购中联环境。此后,其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。

7月15日,盈峰环境公告披露,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盈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盈峰控股”)已完成所持1亿股上市公司股份质押,用于可交换债券(以下简称“可交债”)交换标的股票,或为可交债本息偿付提供质押担保。此前,在今年4月,盈峰环境还计划发行15亿元可转债,用于环卫相关项目建设。

另一方面,在腾挪资本的同时,盈峰环境还存在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等问题。对此,盈峰环境证券部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公司应收账款部分涉及环卫设备和服务业务,对应的付款方为地方政府,一般账期不会拖很久,也很少发生坏账。

靠并购提振业绩?

盈峰环境公告显示,盈峰控股此次可交债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,采用分期发行方式进行,首期发行金额为5亿元。据悉,可交债是指上市公司股东通过抵押其持有的股票给托管机构,进而发行的公司债券。该债券的持有人在将来的某个时期内,能按照发行时约定的条件,用持有的债券换取发债人抵押的上市公司股权。

根据盈峰环境7月15日公告,目前其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4.41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45.56%,其中已质押公司股份13.88亿股,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6.35%,占总股本43.9%。

Wind数据显示,盈峰环境股东Zara Green HongKong Limited(以下简称“ZG香港”)和太海联股权投资江阴有限公司也几乎全部质押了所持的约5400万股和3200万股盈峰环境股份。

ZG香港是一家注册地位于香港的公司,目前为盈峰环境第七大股东,持有盈峰环境股份5477万股,略低于公司实控人何剑锋个人6351万股的持股水平。不过,盈峰环境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:“公司同ZG香港不存在关联关系。”

ZG香港成为盈峰环境股东,要从2015年的一次并购说起。2015年,盈峰环境以现金和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,收购宇星科技100%的股权,交易对价为17亿元。之后,ZG香港成为盈峰环境第二大股东,彼时持股4800余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10%。

宇星科技被装入盈峰环境后,在2015-2017年间对盈峰环境贡献的净利润占比达113%、70%和41%。不过,与业绩一片大好不同的是,期间盈峰环境的经营现金流已经开始恶化,三年累计流出近6亿元;而投资活动现金流则呈现出流入状态,三年累计流入逾13亿元。

2018年,盈峰环境再次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,以152亿元购入中联环境。在找到新的增长引擎后,宇星科技的业绩贡献才开始减弱,当年营收、净利占比都降至10%左右的水平。

购入中联环境使盈峰环境业绩飙涨。不过2018年,盈峰环境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依旧流出了11.5亿元,投资活动现金流则流入了11.5亿元。2019年,盈峰环境经营活动现金流转为流入近14.8亿元,而当期投资活动现金流转为流出9.6亿元。

对于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的大幅增加,盈峰环境方面向记者表示,“我们加大了催收应收账款的力度;同时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,高风险客户已经拒绝合作了,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大量去进行赊销;还贴现了手头的部分票据。”

进入2019年后,盈峰环境先将宇星科技100%股权以15.81亿元出售给全资子公司“上风风能”,几个月后,再将上风风能100%股权以1000万元价格转让给一家名为“绍兴盈创”的公司。

绍兴盈创是在该笔交易前几个月才刚刚成立的,其100%控股股东是宇星科技员工王涛。王涛于2015年加入宇星科技后,一直担任公司环境治理事业部的负责人。

上述交易引起深交所的关注,深交所向盈峰环境方面发出问询,要求后者就该交易是否存在“空手套白狼”等问题作出说明。对此,盈峰环境方面表示,王涛与宇星科技相关方面不存在关联关系。

同时,盈峰环境2019年年报显示,其向四家关联公司共计借出约4.5亿元,其中拆借给宇星科技的款项为3.09亿元。盈峰环境证券部人士表示,宇星科技的借款是在剥离之前就存在的,盈峰环境也与其达成协议,借款分3年偿还,且宇星科技已经将其所有的股份质押给盈峰环境。

此外,盈峰环境方面还表示:“对部分存在还款风险的关联方已经采取诉讼手段,对其股权进行诉讼保全。”

关联交易

其实,除股东谋划的10亿元可交债外,近期盈峰环境也正在进行一笔15亿元的可转债融资。

4月25日,盈峰环境公告表示,其计划发行15亿元可转债,其中13亿元用于“智慧环卫综合配置中心项目”,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近日,中国证监会对此提出反馈意见,涉及盈峰环境应收账款、存货、关联交易和生产事故等多个方面。

此次发行可转债,盈峰环境计划将大部分资金用于环卫业务。自从环卫成为主营业务后,盈峰环境的应收账款和存货一直保持在高位,2018年、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,其应收账款分别为57亿元、52亿元和49亿元;存货为13亿元、11亿元和13亿元。

对于是否存在销售不畅的问题,盈峰环境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:“公司不存在销售不畅的情况。我们旗下原来有个宇星科技,后来剥离出去了,但2019年1~9月的报表是包含宇星科技的,这是应收较大的一个原因。”

该人士表示,盈峰环境的应收账款还有一部分是由环卫设备和服务业务形成的,且该业务主要是与政府合作,很少发生坏账。“我们和政府做生意比较多,2~3月份刚好处在防疫阶段,回款也受到了影响;四季度回款会比较好,该付的钱都会付的。”

除了应收账款问题,盈峰环境还与多个关联方存在经常性的关联交易。据其年报显示,2019年盈峰环境向美的集团、中联重科等关联方采购或出售商品、劳务等金额共计17.5亿元。

对此,盈峰环境证券部人士表示:“我们关联交易比较多,这是个历史问题。因为公司旗下有电磁线的业务,收入占比也比较大。电磁线业务主要是购买铜来进行加工,然后卖给美的集团做小家电用。行业规则要求先垫付原材料铜的钱,铜是比较贵的,造成关联交易额比较大。”

“公司还和中联重科存在关联交易,因为我们旗下中联环境相关设备的零部件,需要向中联重科方面去进行采购。”该人士解释道。

(文章来源:中国经营报)